一场突如其来的雪崩,令回程变得无比的凶险。

发生事故的当口,李玄都刚骑上马,打算轻装前行,好快些从塞外赶回京城。

马儿将将起步的时候,他便察觉到了雪山的颓倾之势,眼见着前方车马嘶鸣扬蹄,定襄郡主所乘的马车东倒西歪、门窗皆散落开,定襄郡主拽着车门危在旦夕。

他不是见死不救之人,见此情形纵马上前,将定襄郡主从车门处拽出来,谁料下一刻,山石便裹挟着雪块坍塌而下,救人的本能,使他一把推开了定襄郡主,自己则被大雪吞没。

再苏醒时已在回程的大马辇车之上,前有禁卫军黄罗伞开路,后有浩浩荡荡的龙武军压阵,一路向京城的方向急行而去。

李玄都只觉全身痛极,眼皮沉重,勉强靠自己的意志撑住了,再看向床榻之侧,阮春并不在,取而代之的是皇太后娘娘身边的内侍邓祖谦,在他的身侧,太医院的医令范文鼎正在审方,眼神锐利。

看陛下醒了,邓祖谦忙跪下问礼,得到陛下眼神的探询之意后,依旧跪着恭敬作答。

“启禀陛下,圣人知道您追着南安郡主到了雁门关外,昨夜又受了伤,勃然大怒,派老奴连夜来接应您——”

李玄都知道母后素来不喜赞赞,闻言登时便焦急起来,缓了口气,说道:“朕来边地,同南安郡主有什么干系?母后竟如此臆断!”

邓祖谦见陛下生了怒意,唯唯诺诺不敢再坑声,范太医素有敦稳的名气,见状从地上抬起头,拱手劝慰。

“陛下龙体有多处淤伤,右小臂扭伤,心肺皆吸入不少寒气,此时还发着高热,怒气伤身,不利于恢复啊!”

李玄都并非不分青红皂白之人,此时也不愿迁怒邓祖谦,左右不见阮春,便平复了心情,问起他来。

邓祖谦虽听命皇太后娘娘,可哪里敢不回答陛下的话,越发把头低了下去。

“……阮中官被连夜带回,圣人欲治其罪。”

李玄都的脑子里便嗡嗡作响了。

如果阮春都被传召回去问罪的话,赞赞此时若身在京城,母后也决计不会放过她。

他知道此时唯有尽全力赶回去才是正途,稳下心来,诘问范文鼎。

“朕只觉身心俱疲,手脚能动弹,可浑身酸疼无比,此症状几时能缓解。”

“陛下被埋雪下,是定襄王府的少将军领着人用手把您刨出来的,伤势虽重,万幸不致过于损伤龙体。臣已为您服下元胡汤,手臂也已复位,静养月余便不会再有大碍。”

李玄都闻言,心境方有一些疏解,再命驾车人快马加鞭,昼夜不停往京城奔去。

这一头圣人大怒,那厢定襄王府里,姜芙圆靠在大迎枕上,歪着头昏昏欲睡。

定襄王妃苏盈月坐在女儿床前,视线从她纤细的手腕上移到消瘦的脸颊,最后才停在女儿努力睁开的眼睛上。

“……你别一直冲阿娘翻白眼。”苏盈月扯了女儿的衣袖抹眼泪,晃一晃她,“是阿娘考虑不周,叫我的乖儿受了这么大罪——”

姜芙圆困的头点地,迷迷糊糊地应她:“说了多少遍了,我没翻白眼,我是太困了!您也别总拿我袖子擦眼泪,我马上睡了又不打算再换衣裳……”

她决定给自家娘亲一个了断,努力把眼皮撑开,正坐了起来,扶住了阿娘的肩膀,认真地看住了阿娘的眼睛。

“阿娘,我以后再也不出门了。至于肩膀上的疤,我是无能为力,您平日里又看不见,别总想着不就好了。至于二哥哥,您真的要把他绑在校场的武器架上,拿鞭子好好抽一顿——”

苏盈月听着、心疼着,摸摸女儿的小手,拍拍手背,看不够似的,“阿娘一定抽他——”

她说着,突然想到了姜持钧破裂的双手,继而思绪就转到了陛下的身上。

“阿圆,救你的那个人,他伤势怎么样……”

姜芙圆闻言,也不犯困了,将眉头蹙起来,眼睛的担忧与愧疚显而易见。

“……二哥哥把他从雪下拽出来,也许是被雪砸晕了,他手下的人天塌了一样,抢着抬着就上了车——阿娘,你说他会不会有事……”

苏盈月也跟着揪心起来。

可不就是天塌了?不当即派兵讨伐他们,都是圣主仁慈。

“阿娘,他救了我两次,可没有一次问我邀过功,我甚至连句谢字都没和他说——”姜芙圆越说越揪心,越说越难过,索性也不睡了,“阿娘,你说他若是因为我,落下了隐疾、残疾,那该怎么好?”

苏盈月踟蹰着,不知道要不要把封后的事情告诉女儿,转念一想,圣旨已下,再过月余就要举行典礼,到时候是无论如何瞒不住女儿的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啃文中文网【kwzww.com】第一时间更新《青鸾越重山》最新章节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维持女配的尊严

维持女配的尊严

淅和
温双沐重生后得知自己所在的世界是一本校园甜宠文,书中随便拉出的一个男性角色,都是当下最火晋江风,以至女主身边每天都在上演终极修罗场。譬如清冷校草学神男主苏起言,考前从不复习的他有天突然整理笔记,只为站到女主面前,将笔记递上。譬如骄恣嚣张男二周彧,做事我行我素,却在一日摘下黑色耳钉,换上规整白衬衫,向女主献上一束白色小雏菊。譬如温柔克制男三沈之庭。女主的中考状元成绩,他带的,女主的助学金和生活费,他
言情全本95万字
天机之合

天机之合

西朝
【文案已到】【晚9点更】太史令沈逍,出身尊贵,清冷孤傲,以天下第一五行师的身份,执掌帝京神宫,上勘天机,下断迷案,被世人称为“一语千金”。万事顺遂的人生里,唯一的不幸,就是年少时被恩师强塞了一门所谓“天定”的姻缘,连一向宠爱外孙的太后也没法推辞。沈逍一想到那讨人嫌的丫头,和她那些鸡犬升天、趋炎附势的家人,就不觉暗自冷笑。好在如今他早已出师,手里又握着勘察天机的璇玑玉衡,姻缘是不是“天定”,还不是由
言情连载19万字
闪婚后把老公忘了

闪婚后把老公忘了

惜晞
(本文这周三入v,希望小天使们能继续支持正版,谢谢~)那天,黎枫夜班,连着做了两台急诊手术,处理了三个病情突然恶化的病人,高强度的工作,让他累得感觉自己随时会猝死。临下班前,强撑着精神去特级病房为某位......
言情连载9万字
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

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

玩泥巴的兔子
路也穿剧了,穿成自己配音的《暗恋成瘾》古早狗血言情广播剧,还是活不过三集的炮灰男配。原主暗恋书男主多年,为了男女主能在一起,恋爱脑地主动跑去清除女主竹马,即大反派这个感情大障碍。路也穿过来的时候,和反派待一屋里。反派喝了不干净的酒,而他……好像也喝了?!路也:卧了个大槽!事后路也匿了,一心只想搞事业赚钱苟活,结果反派找上门秋后算账。
言情连载44万字
我的巨富妈妈[快穿]

我的巨富妈妈[快穿]

危酒
多个世界已完结,可宰!日六,偶尔加更。钟楚是快穿部金牌员工,晋升快穿部部长时,迎来了她退休前的最后一个系统——神豪养崽系统。于是,小可怜们拥有了巨富妈妈。世界一:震后孤儿(完)原男主威胁小可怜,想让他身败名裂,谁知道小可怜居然是全球首富仲华集团掌门人的养子。世界二:娱乐圈假贵公子——在逃太子爷(完)在他遭受全网黑的时候,她妈把古堡改成他的名字,石油大王叫他侄子,牧场场主叫他少爷?其实他自己都不知道
言情连载23万字
给卫莱的一封情书

给卫莱的一封情书

梦筱二
正文完结,番外更新中。【女主版文案】:江城名流圈里最近盛传,卫莱被前男友甩了、豪门梦破碎后,又跟京圈大佬在交往。那天,卫莱被临时喊去参加饭局,她是最后一个进包间,没想到前男友也在。她一个小角色,不够资格让饭局主人把桌上所有人介绍给她认识。席间,前男友敬她酒:“恭喜,听说又有新恋情了。”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问她,新交的男友是谁。“哪个京圈大佬?”卫莱根本不认什么京圈大佬,不知道传闻哪儿来的。她随意说
言情连载38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