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才一秒记住【啃文中文网】地址:kwzww.com

沈映是被吵醒的。

隐隐约约似乎有好几个声音在争吵着什么,隔着点距离,听不真切。

只觉得耳畔嗡嗡嗡个没完,连带着脑瓜子也开始嗡嗡作响——

头好疼啊——

难道宿醉的威力这么大吗?

沈映呻/吟了一声,闭着眼伸出手去摸床头柜上的手机。

今天她的酒楼开业,昨天晚上被几个狐朋狗友拉去庆祝,一时高兴就直接喝断片了,也不知道有没有睡过头。

手伸出去,却摸了个空,直接磕在了硬邦邦的床板上。

沈映脑子还有些迷糊,下意识的摸了摸,不止硬,甚至还有点扎手——

她的床啥时候这么硬了?

被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糙得和砂纸似的,裹在身上都觉得磨得慌。

沈映想要睁开眼,却觉得眼皮像挂着千斤坠儿似的,颤了半天,只能勉力睁开一条小缝,朦朦胧胧透着光晕,却又看不清楚。

头也愈发得疼了起来,无数莫名其妙的画面和放电影似的一直在她脑海中来来回回,好像她被一群穿着古代衣服的人指着鼻子大骂,然后一气之下就撞了墙。

像是做梦,又像是真真切切发生过一样,连那种激愤之下的情绪冲击都历历在目。

沈映暗骂了一句,该不是昨儿喝了假酒吧?

那她的酒楼可咋整啊——

还没想明白呢,耳畔响起了一个稚嫩的女孩声音,“你……你醒啦,我去叫娘进来。”

声音细声细气的,带着几分胆怯,又有几分喜悦。

接着是吧嗒吧嗒的脚步声,沈映动了动唇,想叫住她先给自己打个急救电话。

还没出声却忽然反应过来,她明明是一个人住的啊——哪来的小女孩?

这下沈映彻底清醒了,她猛然睁开双眼。

还没来得及看清周遭事物,就听门嘎吱一声,走进来一个身量瘦小的女人,身后还跟着一个小女孩,躲在女人身后,只露着一个头发蓬乱的小脑袋打量着她。

沈映眨巴了一下眼睛,还没搞明白这两个人是从哪儿冒出来的,就看那个女人嘴角往下一撇,两行眼泪就淌了下来,“映姐儿啊,你可算是醒了……”

“呜呜呜……吓死娘了,你说说你,有什么事儿不能好好说的,非要撞墙么?”

女人眼泪哗哗地流,嘴里絮絮叨叨个没完。

沈映却更懵逼了——假酒的威力这么大么?还是她压根还在做梦呢?

女人兀自唠叨了一会,又一拍脑门,“瞧娘这脑子,映姐儿,你饿不饿?娘给你端点吃食去。”

说话间就又出了门,那小女孩也跟了出去。

门又被带上。

沈映忍着脑门上突突跳着的疼,打量了一下周围。

映入眼帘的是一堵灰扑扑的黄土夯成的墙,墙角还粘着满是灰尘的蛛网。身下是硬邦邦的木板床,只垫着一床秸秆,上头铺着一层旧粗麻布,身上盖着的衾被也是一样的粗麻布。

怪不得她觉得扎得慌——

整个房间除了木板床,就剩床尾一个连腿都断了半根,用石头垫着才勉强站住的衣柜还能称得上是家具。

这哪儿是她家!

沈映颤着手,往自己大腿上狠狠掐了一把,疼得自己打了个激灵。

看来也不是做梦。

此情此景,再加上还在她脑海里翻腾的陌生记忆——

沈映深深吸了口气,真相只有一个——

她穿了!!!

沈映忍着头疼,捋了捋脑子里的那些记忆,简直要吐血!

这还不如喝假酒中毒啊!!!

正如那无数穿越网文里的固定套路一样,她穿到了一个叫大翊朝的平行时空,而这个被她占了壳子的倒霉蛋和她同名同姓,也叫沈映。

不过同名不同命,比起二十一世纪事业正顺风顺水的她,这个大翊朝的沈映日子可要糟心多了。刚被家里人逼着撞了墙,沈映摸了摸她的脑门,果然缠着纱布。

疼得很。

沈映摸着脑门,又看了眼那堵黄土墙,叹了口气,打消了再撞一次墙看看自己能不能穿回去的冲动。

疼还能忍,万一直接撞死了还没穿回去,那她岂不成了大冤种。

正叹着气,门又被推开,进来的还是刚才那个瘦小的女人,也是原身的母亲,陈氏。

“映姐儿,快,”陈氏手里端着个粗陶碗,还冒着热气,“快把这红糖水喝了。”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《小厨娘的发家日常》转载请注明来源:啃文中文网kwzww.com,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大哥救我,爹爹救我!

大哥救我,爹爹救我!

神仙老虎
宋景辰不想做权臣,权臣哪有权臣弟弟爽。于是——宋景辰日常:哥哥救我。不成想身边还隐藏了个大佬爹宋景辰——爹爹救我。后来,我们全家都不走寻常路。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外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:春衫倚风横玉箫,作天海风涛之曲,吹幽忆怨断之音,吹皱满池春水。公子如玉。熟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——宋景辰出没,请注意童年小剧场宋三郎对儿子发出警告:不准再闹,现在把你的眼睛闭上。宋景辰无辜的大眼睛
言情连载48万字
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

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

MM豆
李念意外穿进一本名为《庶子风流》的科举文中,成了伯爵府里的嫡长孙裴少淮。原文中:男主裴少津是庶出,但天资聪慧,勤奋好学,在科考一道上步步高升,摘得进士科状元,风光无两。反观嫡长孙裴少淮,风流成性,恣意挥霍,因嫉妒庶弟的才华做尽荒唐事,沦为日日买醉的败家子。面对无语的剧本,裴少淮:???弟弟他性格好,学识好,气运好,为人正直,为何要嫉妒他?裴少淮决定安安分分过日子,像弟弟一样苦读诗书,参加科考,共复
言情全本147万字
惊!天降老公竟是首富

惊!天降老公竟是首富

公子衍
许南歌结婚了,她自己却不知道,从天而降的老公竟还是首富!一个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女,从小摸爬滚打,苦苦求生。一个是天之骄子,高高在上。两人地位天差地别,众人等着许南歌被扫地出门,可等着等着,却只等来了首富的一条朋友圈:“老婆,可不可以不离婚?”众:??【女强,马甲,霸总,强强对决,1V1】
言情连载102万字
春盼莺来

春盼莺来

叶惜语
【下一本《劣情》求收藏~】微博@晋江叶惜语日更每晚九点自卑文静x浪荡恣意/顶流x记者/浪子回头/少女暗恋成真/破镜重圆1、没人知道,叶莺高中暗恋裴肆。她追着他考到省重点,每天都听室友......
言情连载17万字
似婚

似婚

今雾
被家里多次催促联姻,林予墨总算遇到个还算行的结婚的对象,第一时间告诉傅砚礼。傅砚礼工作里头也没抬:真这么喜欢?林予墨不以为意回:还可以吧,长相是我比较喜欢的。没想到,她看上人......
言情连载6万字
我的巨富妈妈[快穿]

我的巨富妈妈[快穿]

危酒
多个世界已完结,可宰!日六,偶尔加更。钟楚是快穿部金牌员工,晋升快穿部部长时,迎来了她退休前的最后一个系统——神豪养崽系统。于是,小可怜们拥有了巨富妈妈。世界一:震后孤儿(完)原男主威胁小可怜,想让他身败名裂,谁知道小可怜居然是全球首富仲华集团掌门人的养子。世界二:娱乐圈假贵公子——在逃太子爷(完)在他遭受全网黑的时候,她妈把古堡改成他的名字,石油大王叫他侄子,牧场场主叫他少爷?其实他自己都不知道
言情连载23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