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在家主的权威下苟且偷安》转载请注明来源:啃文中文网kwzww.com

苏慕昕听他说完后,内心如五雷轰顶:“不是不是!我爹爹不会怯战……”

是不是怯战、当了战场上的逃兵,她又没亲眼目睹,如何确定他不是!

毕竟她与她的亲生爹爹没有一起生活过,甚至连话都没说上两句,他是何秉性?经历如何?她都一无所知。

况且,那是在战场上,她爹爹一介文弱书生,没见过成片成片的烂尸断肢,一时胆怯也在情理之中。

“那时候我才两岁,我们还住在成都府,娘说爹爹受命押粮,娘在家中等了大半年爹爹都没归家,她每天都在担心爹爹。后来县老爷带了抚恤银子上门,县老爷说押粮军遇到敌军,他们人少打不过,为了不把军粮留给敌军我爹下令烧粮,剩下的押粮军,包括我爹全部投火自焚。县老爷还说押粮军慷慨赴死,忠义双全,是我们大夏的英雄。”

方毅驳道:“既然整个押粮军死得死、自焚的自焚,怎么独独你爹活了?”

被烧死了,你爹还能活?还能不远千里、万里地来京城找你娘和你?

方毅的话刚落音,梁玥前些天质问的话就在苏慕昕的脑海中响了起来,她心里堵得慌,既想相信父亲的忠肝义胆,但方毅和梁玥的质疑也没错。

“死里逃生,不是那个段迎九救了他吗?杜捕快他们问过段迎九,段迎九正是三峡口的人!”

“张徽也这样反驳过,但杜捕快说‘如果真是死里逃生,那这十年时间他干什么去了?为何不在脱险后上报朝廷?’。”

方毅一边认真回忆,一边说:“杜捕快还说‘可别说段迎九是从千军万马中独独将他救了出来,又不是无所不能的神仙’。张徽听杜捕快提到段迎九,就说‘段迎九应该知道这些事’,还问杜捕快当年究竟有没有问过段迎九是何年、何时、何地救的男死者。”

苏慕昕眼含热泪,不住点头,张徽问出了她心中迫切想知道的事。

“怎么不说话了?难道你们没问?就算府台大人后来有明示,在那之前呢?”

张徽嘴中发出“嘶”的吸气声,对那个已经脸色铁青,气愤的不得了的捕快说:“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会不问。”

杜光猛地转回头,瞪着张徽的那双眼睛已经变得溜圆,就像一对外凸的牛眼:“我们不会查案,只你张徽会查案!府衙上百捕快、上千白役都不如你,行了吧!”

张徽知道自己刚刚的话有些得罪人,随即又恢复到平时嬉皮笑脸的状态,向他作揖道歉,直喊了他三声“父亲大人”,杜光绷紧的脸皮才松弛下来:“儿子总会顶撞老子,难道老子还跟儿子计较。记住了,以后就这么叫老子。”

“快说,你们当年究竟问没问?”

“那个段迎九最开始觉得他木讷,什么都问不出来,和他说话很费劲,那时候还没觉得男死者身份有何不妥,的确没追问,裴班头只是让我多留意段迎九。后来苏如诚说露了嘴,府台大人知道后觉得不妥,拉着师爷商量了好一会儿,当天晚上就去找了他的恩师。”

“你说府台大人向上……”张徽的手向上指了指,“禀报过。”

杜光一脸鄙夷地斜睨着他:“你以为当官的都跟你一样,谨慎着呢。府台大人回来后就吩咐我们别管男死者身份,只当他是流民,他当时还说了一番很有道理的话。”

“什么话?”

“府台大人说‘既然朝廷在十年前就已经认定当年死的所有押粮军忠义双全,既然已经盖棺定论,何必再将棺材盖掀翻,让死者不得安宁。’他最后还说‘大家毕竟同朝为官,他不忍心’。”

杜光说完,伸手拍在张徽的肩膀上,语重心长的劝他少管闲事。“真相有什么要紧的,至少那位小姐现在还活着。如果她爹真是贪生怕死当了逃兵……”

说到这儿,他勾住张徽的脖子,将他拉近自己,再次压低声音对他说:“说得再严重点,为了不把军粮留给敌军,山穷水尽之下烧军粮可以说是明智之举,但若还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呢?”

他顿了顿,神情凝重的对张徽说:“这可就是诛九族的大罪,现在的这位安平侯能不能保下那位小姐还不好说。”

难道这就是我被二哥从族谱中除名的真相!

原来是怕我这个“拖油瓶”连累到他们!

苏慕昕听了杜光的猜测,突然想到三年前梁骁为什么执意将她从族谱中除名,这三年她一直以为仅仅是他不喜欢自己,现在看来或许他就是为了预防有一天她爹的事牵连到她,进而牵连到整个梁家。

想到如果真有事发生,梁骁恐怕不仅不会出头保她,甚至还会是第一个推她去死的人。

她本不姓梁,指望一个姓梁的人来保护她本就是大错特错,苏慕昕越想越觉得心寒。

方毅不知对面女子此刻的内心如波浪翻涌,转述完张徽告诉他的事情,又赶紧向苏慕昕解释自己并非不信她、不信她爹。“但杜捕快说得也没错,小姐既然想查这件陈年旧案,最好估量一下能否承受最糟糕的情况。”

最糟糕的情况就是我亲爹真是贪生怕死之人,从战场逃逸后又躲了十年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九栩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啃文中文网kwzww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重生七零厂花小辣椒

重生七零厂花小辣椒

文铱
【重生+年代+医药空间】苏绾重生在一九七六年,在被害的当晚逃出魔爪。拒绝与男主江永安离婚,并开始利用医药空间,打压绿茶女、凤凰男,一边精进医术一边创业发财,赢得了江永安对她的爱意,同时也获得了美好人生。
言情连载98万字
笨美人自以为心机深重

笨美人自以为心机深重

丹青落
本文将于9月7日从第20章入v,肥章掉落,谢谢大家的支持~唐言穿进权谋文里成功活到了最后,当他回家时他觉得自己升华了。他一回家,就听说自己是假少爷,所有人都在同情惋惜看笑话,等着这个漂亮笨蛋被赶出家门......
言情全本23万字
我在废土世界扫垃圾

我在废土世界扫垃圾

有花在野
【第一卷·末日将至·完】【防盗70%,有事会请假。】-本文文案-正在末日带头打丧尸的祝宁穿越了,这次她穿越到了废土世界。这个世界百分之八十的土地都被污染。人类都被划分为五个等级,她成了最低级的五等公民,也就是倒霉的残次品一穷二白的祝宁不得不去当清洁工扫垃圾。听说,在废土世界扫垃圾钱多事儿少,堪称梦中情工。只不过……这个扫垃圾怎么跟她理解的不一样?进入消失的一号线,她碰到了拎着公文包,长着鱼头的鱼人
言情连载279万字
大国崛起1980

大国崛起1980

大江流
【安利完结文《大国制造1980》】【每晚9点更新】机械工程学博士许如意一睁眼穿越到了1980年,去燎原县机械厂报道的路上。此时的机械厂刚刚被人挂在了行内最著名报纸《锅炉》上,认为他们生产的锅炉,设计落后,水平低劣,质量堪忧,服务差劲,在业内成了著名“臭老鼠”!厂长郭培生更是发出了招贤令:谁能解决问题,谁来当厂长!许如意:我能啊。自此燎原厂职工见证了奇迹的发生:工龄三天的代理厂长算什么?从臭老鼠成为
言情连载36万字
天鹅梦

天鹅梦

穗雪
【下本《今天也要谈恋爱》求个收藏~】跳芭蕾的仙女x玩艺术的京圈少爷谢堰时是A大出了名的校草。程以蔓跟舍友...
言情全本48万字
似婚

似婚

今雾
被家里多次催促联姻,林予墨总算遇到个还算行的结婚的对象,第一时间告诉傅砚礼。傅砚礼工作里头也没抬:真这么喜欢?林予墨不以为意回:还可以吧,长相是我比较喜欢的。没想到,她看上人......
言情连载6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