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才一秒记住【啃文中文网】地址:kwzww.com

薛淮倏的一怔,眼底泛出难以察觉的光。她竟真的在考虑我们的以后。

或许从对姜嫣倾心的那一刻起,权势对于自己已经没有了意义,哪怕如今位高权重,权势滔天,自己也并未觉得有多畅快,唯一的好处只是可以更好地护她周全。

他记得自己曾说过所求不多,只要能长长久久地看着她,哪怕站的远一点。

可是人是会变的,薛淮定定地凝视着姜嫣的眼睛,心里忽然就起了贪念——有关玄策军惨案的隐情就当作不知道罢,就当做自己从未听过那番话。这个人,这颗心,他想牢牢地握在手里。哪怕手段并不光彩,哪怕姜嫣将来会恨自己。

都是生来为人,都有七情六欲,好不容易盼到的光就在眼前,怎能心甘情愿地堕回黑暗里。黑暗里的滋味太苦了,自己熬了那么多年,拼尽力气走到现在,哪里还有回头的勇气。

气息颤颤悠悠的呼出肺腑,薛淮想起曾有人含着满嘴鲜血骂自己卑鄙无耻,自己当时激愤不已,亲手用弓弦勒死了那人,然而此刻回想起来,他忽然觉得那人说的很对,自己不仅卑鄙无耻,还胆小懦弱,连正面和高淳一较高下的勇气也没有。

可是这又哪里能怪他呢?

高淳是皇帝,是姜嫣的青梅竹马,而自己……自己算是个什么东西?他在心底暗暗苦笑,苦涩漫到了眼里,刺得他眼睛生疼。他在疼痛中张开嘴,听到了自己轻而哑的声音:“没关系,只要你肯带我走,哪里我都跟你去。”

姜嫣目光幽幽的:“离了皇宫,你会处境艰难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他在紫禁城里是权势滔天、人人惧怕的权宦,出去了只能是半男不女的阉人,不阴不阳的怪物,人人鄙夷、人人厌弃,任凭谁都可以来踩一脚。他知道,这些他都知道,可是相比能与姜嫣厮守终生,他觉得这些都没什么,都可以忍受。

伏在膝盖上的双手攥握成拳,薛淮努力压制住心口的激荡:“但是真的没关系,我不怕他们怎么看待我,我只怕你会因我受委屈。”

姜嫣唇边含了笑:“我不委屈,我们到时候可以选一处人少的地方,就我们两个,只是天长日久的,保不齐你会腻烦。”

薛淮一摇头:“不会,只要能和你在一起,哪怕只是消磨光阴也很好。我们可以春观万物复苏,夏看百花齐放,秋盼落日斜阳,冬天……外面下雪的时候,我给你在屋里支个炉子,我们围炉煮茶吃。”

姜嫣被薛淮的话牵动得想入非非,粉白的脸上漾出一抹淡淡的粉红,是个女儿家娇羞的模样。

薛淮看着她这副模样,恨不能立刻带她出宫,将方才所言变为现实。若真的变成了现实,他心头一颤,不敢想象那会有多美好。思绪在幻梦与现实中跌宕起伏,他几乎快到沉浸其中溺死过去,忽然手背上一热,是姜嫣握住了他的手。

姜嫣今日穿着一件碧青色的对襟长衫,宽大的袖口挡住了她手上的动作,在薄薄的一层丝缎下,她的手指轻轻摩挲着薛淮的手心,像只灵活的小鸟,一动一动,动的他心里心猿意马,意乱情迷。

他能感觉到姜嫣是真的爱自己。不是敷衍,不是作戏,眼睛不会骗人,此时此刻,姜嫣的整颗心完全属于自己。

这样很好,不要变,千万不要变。

船很快靠了岸,薛淮亦步亦趋的走在姜嫣的斜后方,夕阳将两人的身影拉的又斜又长。两人步伐从容的走在金色的长街上,一高一矮,正好差一头,若不是知晓他们的身份,任谁看了都会觉得他们很般配。

脚下的路很短,心里的路却很长。

姜嫣踏进永宁宫的宫门,走了没几步,迎面看见宝珍笑意盈盈地朝着自己疾走过来。她见后面还跟着薛淮,于是行过礼才道:“娘娘,您瞧是谁来了?”说完,让到一旁。

姜嫣抬头看过去,就见不远处的香樟树下站着一个人影,仔细一瞧,辨认出是孟云祥。数月未见,她身形清瘦了不少,神态也是怯怯的,原本粉粉嫩嫩的脸上多了几分暮气沉沉的憔悴感,姜嫣一眼便知她这是受了不少罪。

迈开脚步快速迎过去,她在孟云祥即将跪下去的前一刻抱住了她:“太好了,终于又见到你了。”

“姐姐……喔不,娘娘。”孟云祥眉头蹙了蹙,嘴唇一瘪刚想要流泪时,目光却无意间扫到了不远处的薛淮。双眼倏的睁大,她眼里浸满了恐惧。

姜嫣察觉到了她的异样,回头端详着她的脸,轻声开了口:“你能回来全靠薛掌印的帮忙。”

孟云祥迟疑了一下,接着跪地行了个大礼:“奴婢多谢掌印大恩。”

薛淮神色淡淡的:“起来吧,往后好好伺候娘娘。”

姜嫣连忙将孟云祥从地上扶起来。薛淮缓步走到姜嫣面前,轻声说道:“司礼监里还有事,微臣这便先走了。”

姜嫣轻轻一点头:“也好,云祥的事多谢你。这会儿天色暗了,走夜路当心些,若要去别的地方,记得多叫几个人跟着你。”

薛淮笑着一点头,背影很快消失在宫墙后。

姜嫣回头看向孟云祥,孟云祥今日刚刚进京,旅途劳顿,显得灰头土脸的。她回头唤来宝珍,嘱咐道:“去带云祥好好梳洗一下。”

孟云祥不知是累了还是什么别的原因,相比从前话明显少了许多,只是随波逐流式的依照吩咐做事。

姜嫣坐在美人榻上一边看书,一边等待孟云祥。及至小半本书翻阅完毕,门被轻轻推开,孟云祥携着一股淡淡的馨香走了进来,干净体面地站在了姜嫣面前。

姜嫣合上书,连忙招呼孟云祥坐下,孟云祥却是坚持毕恭毕敬的行了叩拜礼,及至礼毕,才安安稳稳地坐下来。

她变了,姜嫣心里暗暗叹道。随手将书放在手边的小几上,她微微附身朝孟云祥凑过去:“你在旧宫定是受苦了,往后你就安心跟在我身边。”

孟云祥轻轻一点头:“是,奴婢都听娘娘的。”

姜嫣看着她:“往后私底下没人的时候,还是叫我姐姐吧。”

孟云祥迟疑了片刻,低头说道:“那样太不恭敬,还是称呼娘娘得好。”

姜嫣忽然觉得心头有些闷,她做了个深呼吸:“云祥,旧宫里有人欺负你吗?”

“没有。”

“真的没有?”

孟云祥蹙起眉心:“真的没有。”

孟云祥不想说,姜嫣便也不打算再强问下去:“也罢,反正如今你已经回来了,往后就跟在我身边。等过几年我会向皇上求个恩旨,把你放出宫去,让你好好许配个人家。”

孟云祥的脸上并没有出现姜嫣预想中的喜色,始终透着惶恐不安,让姜嫣既好奇又担心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《与宦为谋》转载请注明来源:啃文中文网kwzww.com,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天机之合

天机之合

西朝
【文案已到】【晚9点更】太史令沈逍,出身尊贵,清冷孤傲,以天下第一五行师的身份,执掌帝京神宫,上勘天机,下断迷案,被世人称为“一语千金”。万事顺遂的人生里,唯一的不幸,就是年少时被恩师强塞了一门所谓“天定”的姻缘,连一向宠爱外孙的太后也没法推辞。沈逍一想到那讨人嫌的丫头,和她那些鸡犬升天、趋炎附势的家人,就不觉暗自冷笑。好在如今他早已出师,手里又握着勘察天机的璇玑玉衡,姻缘是不是“天定”,还不是由
言情连载19万字
早春晴朗

早春晴朗

姑娘别哭
每个女人大概都会经历那样一段时光:平凡、乖巧、听话、路人眼中不具姓名的某某某,他身边可有可无的黯淡星可也只是那么一段时光而已,后来,她像太阳一样发光,灼人、明亮,但她不爱你了栾念站在北国的冰天雪地之中,寒冷将他的头发眉毛染上了霜,张口成云烟:“尚之桃,让我们重新认识一次吧?就从第一次相见开始。”
言情连载68万字
天鹅梦

天鹅梦

穗雪
【下本《今天也要谈恋爱》求个收藏~】跳芭蕾的仙女x玩艺术的京圈少爷谢堰时是A大出了名的校草。程以蔓跟舍友...
言情全本48万字
首辅宠妻手札

首辅宠妻手札

悬姝
下本会开的文文《公主失忆后》,文案在最下面【骄纵肆意女主x清泠嘴硬男主】【#又是被自家夫人拿捏的一天。】文案:沈观衣容色极艳。上一世为了让沈家家破人亡,她利用这张脸,引诱了两个人。一个是侯府世子宁长愠。一个是她的丈夫,李鹤珣。李鹤珣此人,年少时便是无数贵女藏在心里的白月光,后来更是燕国最年轻的摄政王。当初人人都道他将来必登天阁,成为不世贤臣。可这一个本该名留青史的公子,却被她拽入深渊,遗臭万年,成
言情全本53万字
大国崛起1980

大国崛起1980

大江流
【安利完结文《大国制造1980》】【每晚9点更新】机械工程学博士许如意一睁眼穿越到了1980年,去燎原县机械厂报道的路上。此时的机械厂刚刚被人挂在了行内最著名报纸《锅炉》上,认为他们生产的锅炉,设计落后,水平低劣,质量堪忧,服务差劲,在业内成了著名“臭老鼠”!厂长郭培生更是发出了招贤令:谁能解决问题,谁来当厂长!许如意:我能啊。自此燎原厂职工见证了奇迹的发生:工龄三天的代理厂长算什么?从臭老鼠成为
言情连载36万字
给卫莱的一封情书

给卫莱的一封情书

梦筱二
正文完结,番外更新中。【女主版文案】:江城名流圈里最近盛传,卫莱被前男友甩了、豪门梦破碎后,又跟京圈大佬在交往。那天,卫莱被临时喊去参加饭局,她是最后一个进包间,没想到前男友也在。她一个小角色,不够资格让饭局主人把桌上所有人介绍给她认识。席间,前男友敬她酒:“恭喜,听说又有新恋情了。”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问她,新交的男友是谁。“哪个京圈大佬?”卫莱根本不认什么京圈大佬,不知道传闻哪儿来的。她随意说
言情连载38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