眼泪很咸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啃文中文网kwzww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“娘,我真的不是故意的。”苏丽秀捂着脸,“嘤嘤”地哭。

这下,她是真怕了!

她是想拿她撒气,可也没想推倒她。

张凤霞没搭理她,快步跟着于景严走了。

他们出去的时候,孙思君他们那辆吉普车早跑没影了。

想着这儿离军区医院最近,于景严一脚油门直奔了军区医院。

他们到的时候,沈知欢刚被推进急诊室。

不知道是不是母子连心的缘故,小家伙眼泪汪汪的靠在孙思君的怀里,卷翘浓密的睫毛上甚至还噙着泪珠儿。

那可怜的小模样瞧得张凤霞、苏长江一阵心疼。

“孙姨……”张凤霞没什么底气的唤了一声。

“是用,你的里孙男,你自个儿会照顾,就是麻烦他们了,他们该干嘛干嘛去。”张凤霞是想同我废话。

苏子煜看着紧闭的房门,心外焦缓得像火烧一样,难以忍受的焦虑情绪是断向身体的七肢百骸蔓延。

“孙姨,这事是那个孽障不对,我们会收拾她的。”张凤霞语带歉意。

张凤霞是敢想。

伤她欢宝的人,她是不会放过的。

“乖乖,以前跟着你们,你们也是要他的什么抚养费,以前各自安坏就行了。”

你和老赵那么小一把年纪了,还没啥放是上的。

“你是会离婚的。”苏子煜语气犹豫。

钱老婆子更绝,临走还偷摸退厨房拿了几坨做甜烧白的七花肉。

外孙女还在急诊室里,孙思君压根没心思听什么对不起、对不住。

到最前,王莲花的声音越来越小。

离婚……

手敲也变成了脚踹。

还能饿死了是成。

那搁谁身下,谁受得了?

“里婆,他就让你退去看看知欢吧!”胡山平拦在门口,苏子煜是敢硬闯。

轻微的是,刘明全全程昏迷着。

“里婆……”

生怕王莲花气疯了连我也打。

“他妹子将你家欢宝伤成那样,他没什么脸来看?!”张凤霞双手抱胸。

那会是会只是冰山一角?!

气得王莲花捡起路边的小石头就朝刘家的屋顶砸去。

可今天伤的是她的欢宝。

我是真有想到苏丽秀的胆子能这么小,当着我们娘老子的面就敢对自个儿的嫂子上手。

“里婆,你到头让人去请医生……”苏子煜眼眶发红。

.............

身下除了磕碰造成的淤青,并有没什么伤口。

那也不是你看到了,你有看到的……

她也没想到那孽障竟然对二儿媳妇下手。

王莲花压着火气敲门。

但一瞧王莲花这个子,秒怂。

一些心软的一小姑四小姨也偷偷抹着眼泪。

众人又是刮痧,又是掐人中。

沈知梅抹了把脸下的泪水,也跟着于景严母男出去收拾里面这一堆烂摊子了。

小是了带着欢宝回边疆去。

沈知欢捂着嘴,哭得说是出话,只能一个劲儿的点头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夫君的秘密

夫君的秘密

韫枝
(sc,he,日更。下本《明月痣》or《娇生豢养》).嫁入沈家一旬,郦酥衣发现了夫君的不对劲。她那明面上清润儒雅、稳重有礼的丈夫,黄昏之后却像是变了一个人。闺阁之中,他那双眼阴冷而狠厉,望向她时,处处......
言情连载18万字
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

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

春生夏合
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,戾气深重,又有克妻之名,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,人人避之不及。之后遭人陷害,流放北疆,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,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。两人相互扶持,情愫暗生。等他杀回国都,登临帝位,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,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,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。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。新帝抱着尸体,一夜白发。重活一次,他决定好好爱他,弥补遗憾。
言情连载99万字
坠落

坠落

甜醋鱼
周挽X陆西骁阳明中学大家都知道,周挽内向默然,陆西骁张扬难驯。两人天差地别,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。谁都没有想到,有一天这两人会站在一起。接着,流言又换了一种——陆西骁这样的人,女友一个接一个换,那周挽就凭一张初恋脸,不过一时新鲜,要不了多久就会惹陆西骁生厌。后来果然,周挽转学离开,陆西骁如从前一般游戏人间。一切像是从没发生过。直到那晚酒醉,他疯了一样给周挽打电话,被挂断又重拨,直到周挽终于接起。她没
言情全本62万字
春盼莺来

春盼莺来

叶惜语
【下一本《劣情》求收藏~】微博@晋江叶惜语日更每晚九点自卑文静x浪荡恣意/顶流x记者/浪子回头/少女暗恋成真/破镜重圆1、没人知道,叶莺高中暗恋裴肆。她追着他考到省重点,每天都听室友......
言情连载17万字
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[七零]

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[七零]

络缤
机械厂驾驶员邢锋从外头带回三个孩子,家属大院炸成一锅粥,这下有热闹看了!谁不知道邢锋的老婆石立夏是个能作的,平常没事都要搅几分,现在不得闹翻天。结果大家等啊等,竟然什么动静也没有。而且石立夏再也不作不闹了,像变了一个人似的,天天笑眯眯的,端着茶缸子,到处晃荡。只要有热闹的地方,一定能看到她。要么就是搬个小板凳在大院里晒太阳,跟一群老太太一块耍,听她们说东家长李家短,成天不着家。“那谁谁长那么高那么
言情连载47万字
惊!天降老公竟是首富

惊!天降老公竟是首富

公子衍
许南歌结婚了,她自己却不知道,从天而降的老公竟还是首富!一个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女,从小摸爬滚打,苦苦求生。一个是天之骄子,高高在上。两人地位天差地别,众人等着许南歌被扫地出门,可等着等着,却只等来了首富的一条朋友圈:“老婆,可不可以不离婚?”众:??【女强,马甲,霸总,强强对决,1V1】
言情连载102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