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九卿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啃文中文网kwzww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“唔……”

白子乔遥看夜空,树叶遮挡月光,依稀可见圆月。

“当年你母亲的事情,是被谁查出来的?不会是刑案司……吧?”

言语带着疑惑,但总觉得跟刑案司有关。

邹秋和轻笑几声,“难怪你能得旁人赏识,只是三言两语,便猜到其中曲折。”

白子乔摊手,“不难猜出,卷轴是在刑案司,那这件造反的事情,便是刑案司着手调查,燕秋母亲也是在刑案司看的卷轴,那她应该也参与了调查,才会发现案录和现场发现不同,这番心思被有心之人发现,便给她安个罪名诛杀。”

“我的推测便是如此。我们家中并无人贪污,最后只查了一日,便说我母亲利用职便,为家中人谋利,革职查办更是不过半日,便被斩首……”

白子乔只觉头疼,“若是跟刑案司的人有关,那……”

刑案司中,按年岁来算,常鹰不会是,他现下才二十三岁,如果是十二年前,他也不过十一岁;而肖安三十,当年也有十八……

司里,很少年岁大的,好像都换了一批人一样……

白子乔苦恼得很,抬手揉揉眉心,“这要是硬推,那就只有掌司大人了……”

“当年这份案录,就是曾长鸿亲手所注。”

邹秋和一番话,令白子乔更加头疼。

“可您当时不是说,刑案司专查疑案,是个很不错的去处——”

白子乔猛地抬头,一双明亮的眼沉了沉,“您是故意让我进刑案司?为的就是查这件事?”

燕秋双手置于身前,向白子乔躬身致歉,“本不想欺瞒姑娘,奈何我们追查已久,实在是无奈之举,见你一心为查案,只得如此……”

“如今看来,我的眼光确实不错,如果你不想卷入是非之中,随时可以抽身。”

邹秋和双手负在身后,缓缓踱步,“我也给过你提醒,莫要再查人口买卖之事,是你一心想着破案,如今,大家都身在局中。”

听他怅然语气,白子乔比他们更无奈。

“照这么说,我从一开始,便是您的棋子……”

“非也,”邹秋和回头,目光慈和,“是我们,皆是棋子,执棋者早已排兵布阵,只等我们准备好。”

“何意?”

邹秋和没有说话,遥看树上叶,随寒风摆动。

燕秋会意,转身离开隐在暗处观察附近。

“刑案司的人,不可尽信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若曾长鸿当真有什么蹊跷,整个刑案司都会受到牵连。

再者,若是刑案司的人,有一部分是追随曾长鸿,届时风雨欲来,曾长鸿可以连刑案司都拉入漩涡之中,不顾旁人生死。

“邹大人,你们如今都查到了什么?之前在阳县的时候,您便说过,奉圣上令出来巡案,想必也是为了查这件事吧?”

邹秋和无奈一笑,原本才四十多岁的他,如今再看,竟是老了许多。

“我们怀疑,甚至找到了证据——”

——“被买卖的壮男被充军。”

邹秋和身后,传来熟悉的声音,白子乔心底一怒,抽出针簪就冲过去,直直插向对方的脸——

“别生气。”

顾之恒一手抓着她行凶的手,一手揽上她的腰。

两人靠得很近,顾之恒能明显看到她眼中的愤怒,无奈讨好笑道:“我可没有骗你,只是没想到你查得太快了……信我。”

“哼!”

白子乔抽回手,抬脚踹他,他也不闪躲,硬生生受了一脚。

“唔!”顾之恒捂着膝盖,疼得龇牙,还不忘安抚白子乔,“气消了没?”

白子乔将针簪插回发间,双手环胸,不给他一个好脸色。

“所以,你跟邹大人一样,都在查这件案子?当初说什么刑案司的好处,也是为了让我去给你们查案?”

一直以来,都很怀疑他跟着自己的动机,虽然看起来确实是很闲的样子,但有时候,总会觉得他在查什么事情,也没有跟自己明说。

那夜,他表明心意,也没有说出到底在查什么,这是戒备自己?

越想越气,原来自己只是颗棋子……

顾之恒怎会不知她在想什么,上前两步,双手搭在她的肩上,将她身子转过来,四目相对。

“让你进刑案司,除了这件事情外,还有一个好处。”

白子乔瞪圆了眼,“什么好处。”

顾之恒抬手轻抚她的面庞,双眸柔情满溢,“若是这件案子你能破了,将刑案司蛀虫拔除,你岂不是一步登天?届时皇上恩赏不断,你也能成功登堂入庙。”

轻言软语哄着,白子乔怒翻白眼转身,“权位我会自己争取,但你们这是利用!虽然不知道你们为什么不能跟我明说,但在我的立场去想,你们根本没考虑过我的感受。”

虽然对于他们来说,自己本来就不可信,不过是做个赌注罢了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维持女配的尊严

维持女配的尊严

淅和
温双沐重生后得知自己所在的世界是一本校园甜宠文,书中随便拉出的一个男性角色,都是当下最火晋江风,以至女主身边每天都在上演终极修罗场。譬如清冷校草学神男主苏起言,考前从不复习的他有天突然整理笔记,只为站到女主面前,将笔记递上。譬如骄恣嚣张男二周彧,做事我行我素,却在一日摘下黑色耳钉,换上规整白衬衫,向女主献上一束白色小雏菊。譬如温柔克制男三沈之庭。女主的中考状元成绩,他带的,女主的助学金和生活费,他
言情全本95万字
我的超能力每周刷新

我的超能力每周刷新

一片雪饼
陈源发现自己每周都会刷新一次超能力。第一周,他看到只要有生命特征的物体上都挂着一个红色的数字,从几百、几千,到几万到不等,其中见过数字最小的是一只泰迪,头上的数字是0.00001,然后下一秒它就被大卡车碾死了。第二周,他发现自己能够听到别人的心声,且不受控制,只要是对方心里想的,都会源源不断的往他脑子里灌,导致他完全不敢再去地铁商场之类的公共场所。而且,再也不敢直视后座那位平时沉闷不说话的齐刘海眼
言情连载185万字
重生七零厂花小辣椒

重生七零厂花小辣椒

文铱
【重生+年代+医药空间】苏绾重生在一九七六年,在被害的当晚逃出魔爪。拒绝与男主江永安离婚,并开始利用医药空间,打压绿茶女、凤凰男,一边精进医术一边创业发财,赢得了江永安对她的爱意,同时也获得了美好人生。
言情连载98万字
早春晴朗

早春晴朗

姑娘别哭
每个女人大概都会经历那样一段时光:平凡、乖巧、听话、路人眼中不具姓名的某某某,他身边可有可无的黯淡星可也只是那么一段时光而已,后来,她像太阳一样发光,灼人、明亮,但她不爱你了栾念站在北国的冰天雪地之中,寒冷将他的头发眉毛染上了霜,张口成云烟:“尚之桃,让我们重新认识一次吧?就从第一次相见开始。”
言情连载68万字
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[七零]

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[七零]

络缤
机械厂驾驶员邢锋从外头带回三个孩子,家属大院炸成一锅粥,这下有热闹看了!谁不知道邢锋的老婆石立夏是个能作的,平常没事都要搅几分,现在不得闹翻天。结果大家等啊等,竟然什么动静也没有。而且石立夏再也不作不闹了,像变了一个人似的,天天笑眯眯的,端着茶缸子,到处晃荡。只要有热闹的地方,一定能看到她。要么就是搬个小板凳在大院里晒太阳,跟一群老太太一块耍,听她们说东家长李家短,成天不着家。“那谁谁长那么高那么
言情连载47万字
升温

升温

咬春饼
【文案1】22岁时,所有人都劝付佳希,别搭理岳家那个不受宠的大哥。她搭了,结了婚,还给他生了个孩子。27岁时,所有人仍劝她,岳靳成待你如珍似宝,还离什么婚?蠢?她一滴眼泪都没掉地离了,并把一元硬币砸他脸上——“岳总,这五年的辛苦费,您拿稳了!”【文案2】岳家祖母信佛,最爱抓着岳靳成梵唱诵经:“我之夫妇,譬如飞鸟,暮栖高树,同共止宿”他印象最深的是这句,年轻时只觉意境甚美。与付佳希分开后,才恍然记起
言情连载39万字